菜單

顯示具有 拯救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拯救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9年2月21日 星期四

目睹大紅龍邪惡凶殘 更感全能神救恩浩大

浙江省 陳月
在大紅龍國家,我曾嘗盡人生的苦澀滋味,失去生活的勇氣,一度選擇了死亡,是全能神憐憫了我,使我看透這個黑暗的社會,帶領我走出了死陰的幽谷,活在神的保守看顧中,我深感是全能神拯救了我。最近,大紅龍在電視、報紙等新聞媒體上大肆散佈各種無中生有、顛倒黑白的謠言,肆意毀謗、攻擊、定罪全能神和全能神教會,我心憤恨不已,感到大紅龍實在太卑鄙可恥,太邪惡反動。在此,我將我的親身經歷寫出來,希望所有初信與考察真道之人能對大紅龍有分辨,儘快歸向全能神。
幾年前,我家遭遇了一場變故:一家4口有3人相繼發生嚴重車禍,其中我丈夫開車跟朋友出去做生意時遭搶劫被砍成植物人,躺在床上3年不能動……我家因此陷入困境,甚至窮到過年只買得起5斤橘子,而逢年過節我家對門的大隊處常有鎮上幹部光臨,走時每人都拎著一箱油、兩袋米回家(這些都是村幹部們把老百姓的口糧地賣了,用貪污的錢買來送禮的),從來沒有哪個「人民公僕」想過我家發生這麼多悲慘的事後還能不能生活,這就是政府官員的「光輝」形象。就在我對人生感到極度絕望之時,造物的主——全能神卻眷顧了我,2006年初春,一個姊妹把全能神的末世救恩傳給了我,然而麻木的我在稍得安慰之後,還是忙於上班養家糊口,不能正常聚會,直到神擺設環境震撼了我的心靈,我才開始真正歸向神。

2019年2月18日 星期一

記我舉步維艱的謀生路

——真實揭露大紅龍敲詐勒索、搶奪擄掠的事實真相
山東省 韓語
我是一個普通的農民,為了養家糊口,為了攢錢使兒女早日成家,我和丈夫一心想腳踏實地地幹一番事業。我覺得當今社會是法治社會,國家改革開放搞活經濟,只要不違法,靠著自己辛勤的勞動,無論幹什麼工作都能掙到錢,換來美好幸福的生活。對於國家培養的公安人員我也特別敬佩,認為它們都是些秉公執法為老百姓辦實事的好人。然而,在幾年的謀生路程中,我卻嘗盡了這些所謂「秉公執法」的公安人員對我的摧殘折磨與壓搾欺侮,使我徹底看清了這些「執法人員」的惡魔嘴臉,看清了在共產黨這個邪惡政黨獨裁統治的國家,要想平安度日簡直比登天還難!
1996年,我和丈夫開始做收購廢品的生意,我們知道不管做什麼事都要遵紀守法,營業之前我們把所有的手續、執照都辦理齊全了,滿以為這樣就可以安安穩穩地做我們的生意。可後來幾番「不平凡」的事屢屢臨到我們,這讓我徹底看清了我所敬佩的公安幹警實際就是一群土匪惡霸!有一天,我們收了8斤廢銅(是符合收購標準的),但收完不到十分鐘,三個穿制服的警察來到我們收購站問:「你剛才收的是什麼?」我說:「收的是廢銅。」它們強硬地說:「這是小偷偷的,小偷早把你供出來了,你這是屬於銷贓!」這一番話將我弄得莫名其妙,還沒等我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它們就強行把我丈夫抓到了派出所,還說要按銷贓罪罰我們2000元,還把我們剛收的8斤廢銅全部沒收,我們不交錢它們就不放人。沒辦法,我們只能按它們的要求交錢,但它們不給我們開收據。營業以來,我們第一次平白無故地栽了這樣的跟頭,我幾天都回不過神來,更弄不明白自己是怎麼犯的銷贓罪。後來得知,是派出所提前和這個賣廢銅的商量好了,藉故來有意罰款敲詐錢的。雖然我們的手續齊全,但我們沒給它們送禮,也沒請客,所以它們就找茬,這次是給我們一次警告。聽到這些,我的肺都要氣炸了:這是什麼執法人員?分明是一夥蠻橫不講理的「皇家」土匪!它們這些惡棍以公平執法的幌子隨意給人安插罪名,定人什麼罪就是什麼罪,說罰人多少錢就罰多少錢。這一下子罰我們2000元,我們得收多少廢品才能掙回來呀。

2019年2月17日 星期日

兒童敬拜舞蹈《真心愛神的都是誠實人》誠實人才是天國的子民

一 


單純誠實小孩子的樣式,天真活潑滿了生機朝氣,

心裡只愛神再沒有肉體,如同天使來在人間。
心歸給神讓神信得過,是神所喜愛的誠實人。
沒有謊言沒有詭詐欺騙,心懷坦蕩活得有尊嚴,
喜愛真理的都是心靈誠實的人,必蒙神祝福,
誠實的人以實行真理為樂,順服神心靈平安,
敬畏神遠離惡憑神話活著,活在神話裡釋放自由,
接受神的鑒察活在神面前,愛神就是幸福,就是快樂。
為神花費沒有索取交易,盡心盡意體貼神心意。
是神的審判刑罰潔淨了我,成為神喜愛的誠實人,
心裡愛神踏實有享受,按神話行事活得真輕松,
我心裡只有神只有真理,神話語已成為我的生命。
天天活在神話的引導之下,蒙神祝福有聖靈帶領,
接受神的鑒察活在神面前,真心愛神就是幸福快樂。
誠實人蒙神拯救進入國度中,永遠與神生活在一起,
基督的國度是誠實人的天堂,是誠實人的美好家鄉。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2019年2月15日 星期五

大紅龍泯滅了我的人性全能神恢復了我的良心

                                                               雲南省 楊明
全國人民有一個共同的喜好,就是每當吃晚飯時打開電視觀看7點整準時開播的央視金牌欄目《新聞聯播》以及隨後的《焦點訪談》,雖然《新聞聯播》幾十年如一日地陳詞濫調,前十分鐘為共產黨歌功頌德,各種會議勝利召開、閉幕,中間十分鐘是國內各行各業一派欣欣向榮的繁榮景象,最後十分鐘是國外政局動盪,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落後面貌。但老百姓仍是樂此不疲,絲毫看不出大紅龍貶低別人、抬高自己的陰謀詭計。《焦點訪談》更是老百姓心目中最信任的講真話的節目,因為幾十年來都是那令人緊張的音樂一出,緊接著打出五個大字「用事實說話」,老百姓一直對這五個字深信不疑,所以這兩檔欄目的收視率一直居高不下。但是老百姓哪裡知道這些新聞節目中所播放的都是經過政府審核、包裝、處理後的假新聞呢?誰又知道政府播放這些假新聞的目的是為了掌控老百姓的思想,讓大眾按著國家的步伐走路呢?
我是一名中國大陸邊疆省分的普通記者。我出生在一個並不幸福的下層草根家庭,因著家境貧寒和父母的離異,從小我就很自卑,但我學習特別用功,優異的成績使我贏得了掌聲和羨慕。在學校裡,這個社會被形容得如何繁榮昌盛、正義、可愛,這個國家被吹捧如何歷經滄桑後蛻變為如今的盛世大國,而外國是如何混亂、如何反華、如何強權……天真的我以為世界真的是這樣。老師又教育我們要「愛國、愛黨、愛人民!」學校要求我們為建設四個現代化,建設民、富強、獨立的中華民族而奮鬥終生!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年少的我看到的卻是,周圍有太多不公、太多讓人覺得義憤填膺的黑暗……於是,我萌生了想當記者的志向,為的是能把握話語權,揭露社會的黑暗面,為老百姓鳴冤叫屈、伸張正義!讓社會更加光明!那時在我年輕的心裡充滿了嚮往正義、光明的渴望!之後我便選擇了新聞專業,但自從踏入這一行,學校、教科書上就給我們灌輸「新聞媒體是黨的喉舌」,要建立「馬克思主義新聞觀」,也就是一切要以黨的利益為中心、要為黨說話……即便這樣的教育如雷貫耳,但我心中仍然充滿理想,幻想自己能成為一名針砭時弊、臥底打黑、掀開驚人內幕的媒體正義之士……然而,現實中我卻發現這一切不過是我幼稚的白日夢而已。

2019年2月12日 星期二

大紅龍就是殘害人的惡魔

江蘇省 謝蘭
1972年我才20歲就加入了共產黨,成為了一名中共黨員。當時我感到非常榮幸,因在我心目中,是共產黨給人民帶來了幸福,所以我要為黨多做貢獻,來報答黨的恩情。然而在殘酷的事實面前我才發現共產黨不僅不能給人幸福,反而是殘害、整治人的惡魔!
1984年劃分街道時缺人,因我是黨員,所以原街道主任推薦我做新街道主任。我接手工作的時候,街道組織連我在內共四個人:一個文書,一個會計,還有一個負責抓計劃生育。街道除了一把掃帚,別的什麼東西都沒有,我只能白手起家。街道沒有綠化,我就組織人自己動手栽樹木,沒有路,我們自己動手鋪水泥板,整天忙得吃飯都不正常。我們沒有辦公的地方,街道雖有一塊空地,可我們一分錢沒有,幾經周折,我們與辦事處的建築隊協商,讓他們先把房子建起來,以後我們再還錢。1985年房子蓋好了,我們終於有辦公的地方了,並且還有多餘的房子租給群眾做生意,街道逐步走上正軌。1987年我們用房租錢把蓋房子的錢還清了,還剩下一部分錢。於是我又與建築方商量,投資5萬多元建幼兒園,先付一萬元,房子建好後再還剩餘的錢,同年12月份幼兒園建成並開學。就這樣,我和大家廢寢忘食,不分酷熱嚴寒地幹,沒人喊過一聲累,任勞任怨。我們忠心地為「黨」賣命,每月工資只有三十元,但想到只要能為黨做貢獻,自己再苦心裡都甘甜。1993年至1994年我們街道又蓋了一千二百多平方米的門面房,辦了一個縫紉廠,開了一個洗澡堂,街道越來越紅火,老百姓生活越來越好。

2019年2月9日 星期六

一名90後基督徒的成長經歷

福建省 魏塵
我是一名90後出生的基督徒,曾經在所有大人、小孩都嚮往甚至費盡周折要擠進去的所謂名校——重點學校讀了十年書。其實每個父母都煞費苦心想把自己的孩子送到高級學校,對學校都抱著很大的期望,都想讓自己的孩子能得到好的啟蒙教育,能夠出人頭地、光宗耀祖,我媽媽為了把我送進重點校也幾經輾轉到處找關係,並花了很多的錢。然而,大紅龍統治下的學校,早已由神聖的淨土演變成了謊言的搖籃、弄虛作假的基地,滿口仁義道德、道貌岸然的夫子已演變成假仁假意、老奸巨猾的偽君子,並且還培養出了一批又一批假冒為善的「國家棟梁」。
提起老師,人們就會想到「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十年求學過程中,老師的所作所為卻使我不得不否認這樣的說法。記得一年級下學期,老師宣布我們班被抽中要迎接上級的音樂課檢查,並要我們按部就班地照她準備好的檢查內容不斷地演習。期間一同學配合不好,屢屢違反老師的要求,突然,教室安靜了,抬頭一看老師怒目圓睜,「嘩」地站起來,用力把書甩在鋼琴上,氣洶洶地走向那個同學,一把抓住強拽到了教室後面罰站,面對這一幕我們幾十號人觸目驚心,大家都小心翼翼地配合,生怕厄運降臨到自己身上。班主任和音樂老師分別把平日調皮搗蛋的同學約談警告,所以當領導到來後,看到的是井然有序的課堂,老師和藹可親,語調柔和得讓人起雞皮疙瘩。學生和老師「默契」配合,上級領導滿意的微笑是我們全體師生一致的目標。檢查結束之後,我和幾個同學湊在一起很不解地說:「為什麼老師會教我們騙人呢?」三年級的時候又被告知有人要來聽數學課,數學老師說:「明天上課的內容是幾天前上過的,希望大家回去再好好複習複習。」下課後老師叫了班長,班幹部等數人上她辦公室。次日,教室後面坐滿了來聽課的老師領導,上課開始後,老師就按照計劃好的提問題,後讓班長、班幹部回答,他們完美的回答讓老師很滿意地笑了,這堂所謂的公開課就在欺騙忽悠中落下了帷幕,真不愧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如果教育局的人要來檢查,評文明學校時,老師都會如臨大敵般地要我們記住問答範圍的內容,還多次嚴厲警告:「今天的檢查不許走出教室,給我老老實實在教室呆著,要是出現差錯吃不了兜著走!」甚至以期末總評來威脅,全校又召開大會不斷地三令五申動員強調,所以即使隨便在課間抓個正在瘋跑打鬧的學生來問任何問題都是對答如流,包問者滿意點頭。更為諷刺的是,連平日臭氣熏天的廁所、垃圾堆都會立即煥然一新。一次,上課鈴響了,整個課堂還一片嘈雜,老師怎麼拍桌子都無濟於事,老師大聲怒罵道:「檢查的時候個個都很乖,檢查一過就又恢復原樣了!」我聽後心中暗暗好笑:還不是「嚴師出高徒」嗎!六年的小學生活讓我們的演技突飛猛進,只要說到上公開課或者領導來聽課,我們都知道如何弄虛作假陪著老師給領導演戲。
上了重點校的初中和高中,我發現仍然沒有改變造假現象,我們上物理課幾乎都是理論,很少做實驗,當上面檢查時,老師就叫我們連著幾節課把所有實驗做完。同學們都知道要應付檢查,索性就不做作業,拿到實驗室等老師開始唸標準答案時抄抄就完事了。還有,學校想方設法要評一級校,因為這樣不單學校知名度會提高,配套設施不論是硬件或軟件也都會提高,撥款自然就多多的啦,但是這些工作必須師生們共同完成。為了應對檢查、考核,又是不斷地造假,平日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報告、實驗手冊、表格一摞摞的,叫了幾個「大力水手」去辦公室全部搬來,我們按部就班地照著黑板上老師給的「標準答案」填上去後上交(然後又銷聲匿跡到下次檢查的時候)。我和同學去學校小賣部買早餐,同學要吃雞腿,賣的人告訴她:「今天要檢查,不許我們賣熟食。」我們面面相覷,想不到靠天天賣熟食發得流油的小賣部也有「休息」的時候,哇,果真是積極響應校領導的號召,真是「上下一心」吶。最後,在全校師生的共同忽悠之下,我們學校從二級校變為省重點一級達標校,校領導樂得合不攏嘴,在開大會的時候興高采烈地宣布了這個消息,同學們也很開心,因為如果驗收通不過,就意味著我們要繼續「艱苦奮鬥」地造假。

2019年2月6日 星期三

當心!別做當代法利賽人

山東 小敏
耶穌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你們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顯出公義來,裡面卻裝滿了假善和不法的事。」(馬太福音23:27-28)從主揭露、咒詛法利賽人的話中看到神最恨惡人的假冒為善,因人外表偽裝得好,內心卻滿了骯髒、污穢。以往讀這些的話時我從不與自己對號,認為我是真心實意為神撇棄、花費,對弟兄姊妹也有愛心、包容,是個誠實正直的好人,不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直到經歷了一些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我才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所做所行有太多虛假、不義,令神噁心、厭憎,走的正是法利賽人的道路。在神的審判中,我對神公義、聖潔的性情有了一點認識與體會,產生了一點敬畏神的心,開始追求真理走上正確的信神之路。
假冒為善為名利作工 遭對付不知反省
2014年底,因著中共對基督徒展開新一輪的抓捕、迫害,形勢比較緊張,我和幾個同工被迫到了外地教會。在這期間,我看到教會中有不少帶領同工因不追求真理作不了實際工作,解決不了弟兄姊妹的問題、難處而被檢舉或撤換,我心裡不禁在想:「我可不能步他們的後塵,我做了這些年帶領,若因作不了實際工作被弟兄姊妹檢舉或罷免,那不是身敗名裂了嗎?現在環境不好,沒有多少教會工作可作,那我就多給身邊的弟兄姊妹交通真理解決問題,讓弟兄姊妹看到我有愛心,能作些實際工作。」想到這兒,我就對同工王姊妹說:「姊妹,咱住在這兒不能白吃閒飯,弟兄姊妹若有什麼問題、難處,咱得多幫助解決,這樣才合神心意啊!」王姊妹聽了連連點頭,贊成地說:「你說的沒錯,咱們就這樣實行……」之後,我就時常關注著弟兄姊妹的情形,準備隨時找神的話給予交通幫助。

2019年1月31日 星期四

黑暗中的一盞燈

皎潔的月光透過紗簾映照到屋裡,給人一種靜謐、溫馨的感覺。我坐在電腦桌前,回想著自己一路走來的幕幕往事,默想著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心中不禁對神充滿了感恩。
從我記事開始,父母的關係就不好,他們總是吵架。每當這時,我都恨不得跨出門檻逃離這個家,再也不用聽那些爭執、抱怨的話了。那時的我總想長大後一定要找一個對我好的男人,過幸福的日子。
後來,在一個舞會上我與丈夫相識。他很穩當,不善言語,對我也有好感,我們便談起了男女朋友。在相處的那段時間裡,我父母始終不同意我們在一起,說他人品不好。但他為了跟我結婚當場給我父母下跪。俗話說「男兒膝下有黃金」,他又是自尊心極強的人,可見我在他心中的分量有多重。那一刻,我特別的感動,覺得這樣的人一定能給我帶來幸福的,我對未來充滿了期待,毅然與他結了婚。

2019年1月27日 星期日

神締造了生命的奇蹟

我經歷過一次不幸的婚姻,2007年又重新組建了一個家庭。婚後,因我的身體不適,導致習慣性流產。到了2011年,我已超過了生育年齡,但幸運的是我又一次懷孕了。為了能順利生下寶寶,我嚴格按照醫生的囑咐吃補品、休養,定時到醫院檢查,打保胎針,唯恐稍不小心又會流產。可六個多月後,還是出現了問題:羊水破了,孩子早產,體重只有三斤六兩。醫生還診斷說孩子患有先天性膽道閉鎖,病情很危險,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聽到這個消息,我感到像天塌下來一樣,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好不容易才有了這個孩子,怎麼還會得先天性疾病呢?不行,一定得想辦法治好孩子的病。現在科學這麼發達,報紙、電視上常常宣傳依靠科學什麼病都可以治好,我相信科學一定能治好孩子的病。
孩子出生後,醫生把孩子放在保溫箱裡,每天按時給孩子打營養針,用的都是進口的好藥品,24小時心電圖不停地測試,還有專人照看。就這樣,孩子在保溫箱裡呆了23天,只長了四兩重,我的心很是焦急。看到孩子難受得不能入睡,鼻孔喘著微弱的氣息,哭得滿臉發紫,肚臍眼脹得鼓鼓的,我的心都碎了,眼淚一天都沒有乾過,心想:治療這麼多天了,什麼先進的藥品治療法都用了,怎麼就不見效果呢?不都說現在的醫學發達嗎?為什麼就不能減輕我兒子的痛苦呢?是不是這家醫院的醫術不過硬?設備不先進?也許大醫院的醫術、設備要好一些,能治好我兒子的病。

2019年1月23日 星期三

是誰化解了長達九年的婆媳矛盾

編者按:常言道「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其中一本就叫「婆媳經」。幾千年來,婆媳之間如何達到和睦相處困擾著很多人。基督徒奇妙也不例外,但最終她在神話語的帶領下化解了與婆婆之間近九年的矛盾,奇妙姊妹是怎麼依靠神化解了與婆婆之間的隔閡、矛盾呢?我們一起來看她的經歷。
我與婆婆之間的關係出現裂痕
婆婆的母親死得早,婆婆從小沒享受到母愛,中年又喪夫,一生挺不容易的。嫁到婆家後,我想我一定要盡上兒媳婦的孝心,讓婆婆得點安慰。所以每到過年的時候,我都會給婆婆買質量好的衣服和鞋子,平時在生活中也儘可能對婆婆好一點。一開始,我們婆媳之間相處得還算融洽,可沒想到後來因我工作上的事,我和婆婆之間產生了隔閡。我在紡織單位上班,工資低而且很累,丈夫的單位也不景氣,我就想辭掉工作和丈夫一起租個門面做生意。誰知我想辭工作的事遭到了婆婆強烈的反對,她認為我是正式職工,把好好的工作辭了,以後的生活就沒保障了,但我還是一意孤行把工作辭了。從那以後,婆婆對我總是愛搭不理的,對我的孩子也沒有以往那樣疼愛了,還經常在我面前板著一張臉。因我和婆婆的關係越來越僵,無法和睦相處,孩子剛滿一歲我和丈夫就買房搬了出去。
本以為我和婆婆不在一起住,我倆之間的隔閡能隨著時間的流逝消除一些,誰知有次我帶孩子特意回去看婆婆,她對我的態度卻依舊特別冷漠,話都不願意跟我多說就走開了。看到婆婆這樣對待我,我越想越氣:「我把你當親媽對待,沒想到你根本不把我放在心上,就為了我辭工作的事一直對我不滿,現在還不想見我,那我也不想再見你了,我走!……」

2019年1月20日 星期日

基督徒日記:我是一個幸福的後媽

李 靜
1月20日 星期六  多雲
天上飄著幾朵烏雲,太陽偶爾被烏雲遮住時隱時現,就如我此時的心情,不知道是喜還是憂。
幾天前,丈夫跟我說他前妻的女兒筱靜就要回來了,我心裡既盼望見她,又有點兒害怕見她。想想現在我們已經是一家人了,我有一個兒子,再加上一個姑娘,兒女雙全也挺好。可又想到現在的後媽不好當,每個孩子都有一些特性,也不知我們能否相處得來,而且我之前就聽說筱靜不同意她爸再婚,她萬一反感我怎麼辦?我可不想因著我們相處不來失去這段來之不易的婚姻。
1月25日 星期四  陰
今天筱靜要回來,我一大早起來就趕緊做家務、打掃衛生,想著把家裡收拾得乾淨利索點,給她留下個好印象。我剛收拾完,就聽到「咣咣」的敲門聲,我急忙打開門,看見一個白白淨淨的女孩,手裡拽著一個拉桿箱,一臉不高興地站在門口。我猜想她應該是筱靜,就很熱情地說:「是姑娘回來了吧?快,快進屋吧!」說著話,我就隨手去幫她拿箱子,誰知她卻冷冷地說:「阿姨好,不用了!」然後拎著箱子就進了自己的房間。我好像被當頭潑了一盆冷水,愣在了原地,覺得很沒面子。想想第一次見面就讓我難堪,這以後要是整天跟我這樣,那日子可怎麼過呀?我思來想去,覺得不能這樣僵持下去,還是得先哄哄她,跟她拉拉關係!就在我琢磨著用什麼方式跟她拉關係時,一摸兜兒,發現裡面正好有五百塊錢,我高興極了,心想:「錢誰不喜歡啊?給她當個見面禮她肯定高興,說不定還得謝謝我呢。」等姑娘從房間出來後,我笑呵地拿著錢遞給她,說別嫌少讓她買件衣服穿,結果又尷尬了。姑娘看了一眼我手裡的錢,又冷冷地看了我一眼,面無表情地說:「我不要!」說完就往自己房間裡走,快到門口的時候又回過頭來,看我還在舉著錢,就說:「那你放那兒吧!」看到姑娘這樣的態度,我很難受,覺得這孩子真不懂事,我都主動跟她示好了,她還這樣帶搭不理的,這錢是收了,可也沒領我的情啊!唉……
不過,我相信只要我盡力去做,慢慢就會感化她的,別氣餒!

2019年1月17日 星期四

如何為病危的兒子禱告

湖北省 小春
林心辦完事走在回家的路上,馬路兩邊的莊稼在陽光的照耀下好像一片綠色的海洋,路邊的野花也在風中搖擺著身軀翩翩起舞,可林心卻無心欣賞這美麗的田園風光。林心想到兒子彬彬最近總是頭疼,還嘔吐,感覺得的不是一般的病,今天兒子去省醫院檢查,不知結果怎麼樣?想到這裡,林心加快步伐著急地往家趕。
兒子病重 神話語來安慰
林心趕到家,看到家人悶悶不樂的樣子,她感到情況不妙,忙問道:「彬彬檢查的結果怎麼樣?」丈夫悶頭抽著煙,停頓了一下,無力地說:「醫生說彬彬頭部有個腫瘤,是腦癌……」林心聽後心裡一陣慌亂:「兒子得了腦癌?怎麼會這樣?癌症可是不治之症啊!兒子才二十九歲,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以後我們這一家老小可怎麼過呀?」林心不敢往下想了,她陷入了痛苦中,不知該怎麼面對這樣的環境。痛苦無助中,林心只有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兒子的病很嚴重,我心裡很難過,很害怕會失去兒子。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能安靜在你面前,也願你帶領我,使我能勇敢地面對這件事。」禱告後,林心想到一句神的話:「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給了林心力量和信心,她心想:「是啊,神是全能的,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兒子的命也在神的手中,他是死是活都由神說了算,若沒有神的許可,哪怕兒子只剩一口氣,他也不會死的。」想到這裡,林心再次向神禱告:「神啊!我相信人的生死都在你的手中掌管,兒子的病是好是壞也都在你的手中,我願把兒子的生死交託給你,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禱告後,林心不像剛才那麼害怕了,她的心也漸漸地平靜了下來。

2019年1月14日 星期一

窯廠坍塌 死裡逃生

河南省 小馬
我叫小馬,感謝神的揀選,我和妻子有幸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但因我不明白真理,對神拯救人的作工認識得膚淺,一心只忙於掙錢,還認為只要心裡相信有神就行了,不用每天看神的話語。弟兄姊妹多次跟我交通說:「咱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可是神的高抬,得好好珍惜啊!只有多裝備真理,注重在現實生活中實行、經歷神的話,才能更好地明白神的心意,達到敬畏神遠離惡蒙神拯救啊!」妻子和女兒也常常勸我:「神給咱預備的都夠用,咱們信神得注重追求真理、生命,不要只顧掙錢,把生命給丟了……」雖然大家都這樣說,但我根本就沒在意過,總認為這年頭沒錢不行,得多掙錢,信神業餘信就行了,用不著這麼追求。直到我在一次災禍中死裡逃生,才改變了這種錯誤的追求觀點。

2019年1月11日 星期五

絕地曙光

六月的天,娃娃的臉,說變就變,剛才還是烏雲滾滾,一會兒就晴空萬里了。程曦見外面陽光明媚,就打算出門辦點事。她「嘎吱」一聲開了門,只見下班回來的兒子小軍萎靡不振地站在門外,程曦還沒來得及說話,兒子突然身體一軟順勢一頭栽倒在她懷裡,她驚呆了,緩緩神兒後急忙把兒子扶到沙發上。程曦見兒子臉色蒼白,急切地問道:「小軍,你這是咋啦?」小軍有氣無力地說:「媽,我好累,好想睡一覺。」程曦摸了摸兒子的額頭,沒有發熱的症狀,她心想:「兒子上了二十四個小時的班,一天一夜沒合眼,太累了,可能睡一覺就好了。」於是,她給兒子蓋好被子,就出門辦事去了。等程曦回到家已是黃昏,她看著躺在沙發上的兒子,擔心地問道:「你好點兒沒有?」小軍眉頭緊鎖,半瞇著眼睛,無精打采地說:「媽,我今天下午不是吐就是拉,拉的、吐的都是血,連站的力氣都沒了。」程曦聽後著急地說:「那咱趕緊去醫院吧!」說完她就帶著兒子急急忙忙地往醫院趕去。
到了醫院,醫生立刻給小軍輸液、輸血,期間又做了各項檢查。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嚴肅地對程曦說:「你趕緊把孩子送往省城醫院吧,他的病情很複雜,我們只能暫時給他輸血來維持他的生命體徵,不過你要隨時做好心理準備。」聽了醫生的話,程曦的腦袋「嗡」的一下就大了,她臉色煞白,聲音顫抖著喃喃自語道:「昨兒個還好好的,今天怎麼突然病得這麼厲害?」此時的程曦不由自主地想到剛滿月的孫子,倘若兒子真的死了,孫子怎麼辦?她怎麼辦?這一家老小怎麼辦?這叫她怎麼面對?痛苦中,程曦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一句神的話:「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程曦感到眼前一亮:「對啊!我信的神是全能的獨一真神,也是全能的醫生。兒子的生死由神說了算,一切都在神手中,如果神不許可,就算兒子只剩下一口氣,都不會死的。」於是,她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她的心,無論結果如何,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禱告後,程曦慌亂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

2019年1月7日 星期一

身患絕症 誰是她的拯救

湖南省 吳丹
夜已經深了,吳丹坐在醫院走廊的椅子上卻毫無睏意,看著身旁熟睡的丈夫,又低頭看著手中的化驗單上「診斷結果:宮頸癌」幾個字,她的心再次揪到了一起:「這十幾年來,我拼命地幹活掙錢,還沒來得及享受,難道就這樣離開人世了嗎?我才三十五歲,還不想死啊!誰能救救我?……」想著想著,淚水順著吳丹憔悴的臉頰滑落下來,她望著長長的走廊,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回憶 從幼年時開始
吳丹從小家境貧寒,她和家人經常遭受親戚朋友的冷嘲熱諷,為此她立志長大後一定要多賺錢,過上有錢人的生活,讓他們都刮目相看。
十四歲那年,為了掙錢吳丹輟學外出打工。婚後,吳丹仍拼命賺錢。由於長期加班熬夜,再加上工作接觸的都是化學物品,吳丹的身體越來越差。丈夫讓吳丹在家調養,可公婆嫌棄吳丹不賺錢吃閒飯,還說她這輩子就是受窮的命。吳丹不想讓公婆瞧不起,就去了大姑姐開的飯店裡打工。吳丹先是做服務員,後來又學配菜,當主廚。飯店的活很累,工資也不高,吳丹每天都得早起晚睡,身體有些吃不消,但她咬咬牙都忍了。吳丹琢磨著:只要我學會了技術,以後就可以自己開飯店賺大錢,過有錢人的生活。為此,吳丹繼續拼命掙錢。
開店當老闆 願望終實現
兩年後,吳丹辭掉工作想要自己創業,卻遭到了丈夫的反對。但為了儘快賺到錢,吳丹背著丈夫租了兩個店面,安裝好一切設施後,飯店終於開張了。那時店裡生意非常好,吳丹每天像上了弦的時鐘一樣,白天晚上連軸轉,忙得不可開交,有時根本顧不上吃飯。吳丹常常累得腰酸背痛,但一想到大把大把的鈔票,一股無窮的力量立時在她心裡升騰起來,即使身體再難受、再累,她都可以忍受。功夫不負有心人,不久吳丹買了房子、車子,手裡也有了一些存款,公婆也開始對吳丹刮目相看,不管吳丹有什麼要求他們都答應。吳丹終於體嘗到有錢人的生活和被人高看的感覺,她覺得擁有這些苦點、累點都值得。

2019年1月4日 星期五

毒蛇咬傷 絕境逢生

我是一名基督徒,家住我們當地一處遠近聞名的旅遊勝地。這裡空氣新鮮,山水相連,風景十分優美,吸引了國內外的遊客紛紛前來觀光旅遊。我們當地的老百姓也都享受著神所賜的美景與豐富的物產資源,平安、幸福地生活著。
蛇災氾濫 百姓遭殃

2010年,中國政府為了發展旅遊業,在大山中間並排修建了三條鐵路隧道。期間炸開了一座蛇山,導致蛇沒有了安身的地方,開始到處氾濫,滿山遍野都有大大小小的毒蛇出沒,附近好多村莊都遭了殃,百姓被蛇咬傷的不計其數,被咬死的也有很多,真是傷亡慘重。我們村雖然離蛇山有一百多里地,但也難逃噩運,村民們被毒蛇咬傷、咬死的事時有發生……
2010年8月的一天,我們村支部的執法幹部趙某在桃園摘桃時,腿被毒蛇咬傷,他兒子趕緊把他送進了專治毒蛇咬傷的醫院,住院半年多花了三萬多元,出院後還留下了後遺症,幹不了重活。2011年3月的一天,我們村一工廠的車間主任在杏園打藥,他去河邊灌水時右手食指被蛇咬傷,在醫院住了一年多花了十多萬,還落下了殘疾,右手的五個手指都不好使了,不僅失去了工作,在家也幹不了重活。還有一個老太太,早晨起來到廚房做飯,一條黃色的毒蛇盤在鍋沿邊,老太太沒看見蛇就伸手去拿鍋蓋,蛇一動彈,把老太太嚇得扔掉了鍋蓋,渾身癱軟地坐在了地上,她兒子看見後當即把她送進醫院,住了三個多月都沒緩過來,最後成了植物人,沒幾天就死了……諸如此類的事件常常發生,當時我們這一帶可以說到處都是蛇,有的爬進醃雞蛋的罈子裡吃雞蛋,有的在小孩被子上睡覺,有的在院裡的樹上,有的在床上、床下,還有的在廚房的廚具裡,甚至有人上夜班起來穿衣服時,把蛇當成了褲腰帶……老百姓每天都在與蛇打交道,許多村莊都被恐怖的氣氛包圍著,人人都談蛇色變,人心惶惶。

2019年1月1日 星期二

絕望中神手搭救

安徽省 魏林
清晨,我靈修完向神作了個禱告,禱告完不經意間看到書桌上我和兒子小海的合影,這使我不由得想起四年前兒子小海不慎墜樓遇險,生命垂危時是神使他轉危為安的事。思念著神的愛,我心中不禁對神生發不盡的感激,對神的信心也隨之加增了。如今回想起往事依然歷歷在目……
那是2014年11月9日晚上九點多,小雨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給初冬的天氣籠上了幾分寒意。勞累了一天的我剛坐在床上,突然丈夫的手機響了,我接通後只聽到手機那頭傳來弟弟急促的聲音:「小海出事了!晚上六點多鐘上班時,他不小心從二十五樓摔到了二十二樓……」聽了弟弟的話,我緊張的心都要跳出來了,趕緊問:「小海怎麼樣了?有沒有傷到頭和臉?」弟弟說:「沒有,但是腿和胳膊還有前後四根肋骨都骨折了,全身有八處骨折,還有內部多處受傷,現在很危險……」弟弟催促我們趕緊過去,還說不然恐怕連小海最後一面都見不到了。這突如其來的噩耗像晴天霹靂般擊中了我,我一時不知所措,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一樣。
夜裡十一點鐘,我和丈夫心急如焚地坐上了開往外省的車。當時我心裡很亂,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接下來的環境,慌亂中我不住地向神禱告:「神啊!這事來得太突然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也不知道兒子現在的情況怎麼樣。神啊!我非常擔心兒子的安危,願你保守我的心能安靜在你的面前,無論發生什麼情況都能夠順服你的安排,坦然面對這一切,絕不埋怨你。」禱告後,我心稍稍平靜了些。想到神的話說:「宇宙萬有都在我的手中,我說有就有,說命定就命定……」(摘自《第十五篇說話》)是啊,神是全能的,萬事萬物不都是神在掌管嗎?兒子的命運也在神的手中,是生是死由神說了算,要是神不許可他死,他的命誰也奪不去,我真是急昏了頭!神的話加給了我信心與力量,使我有勇氣面對接下來的情況。

2018年12月29日 星期六

十四歲兒子得了惡性腫瘤 她禱告神看到奇蹟……

江西省 林敏
突如其來的禍患 使她悲痛不已
2017年4月14日,這是令林敏難忘的一天。這天上午,醫院的兒科人滿為患。林敏艱難地走在醫務室到病房的路上,她的手在顫抖,醫生剛才的那番話還在她的耳邊不停地回響:「你兒子得的可能是膠質瘤,需要開刀做手術……」林敏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陌生的名詞,她感到很茫然,有些不知所措。不知不覺間,林敏來到病房門口,透過門上的玻璃看到靜靜地躺在病床上的兒子,林敏回想起這段時間兒子回家經常喊累,可她壓根兒就沒當回事,她以為是學校佈置的作業太多,兒子天天做作業到凌晨沒休息好,就是昨天中午,她看到兒子嘔吐,臉色慘白,一點精神也沒有,她還以為兒子是腸胃不舒服,打瓶點滴就能好,直到診所的醫生勸她帶兒子到大醫院檢查,她心裡才隱隱有些不安……想著想著,淚水順著林敏的臉頰滑了下來,她萬萬沒想到兒子的病竟然這麼嚴重,她實在不敢想接下來兒子將要面對什麼。林敏用手機上網查找有關「腦膠質瘤」的資料,沒想到網上的信息都說膠質瘤是腦癌中死亡率最高和最常見的一種,一旦確診,人就只剩下一年左右的壽命,即使全力治療,但這種病還會復發……此時的林敏癱軟了……

2018年12月26日 星期三

神的保守:被判「死刑」的兒子奇妙轉危為安

四川 小塗
清晨,剛下過雨,薄薄的霧氣籠罩著山腳下的村莊,村莊在霧氣中若隱若現,宛如人間仙境。一個普通而又溫馨的農家小院裡,墨蓮提著一把沾了些泥土的鋤頭走向大門口,嘴裡還催促著屋內的兒媳:「曉晴,你快點,這雨露春耕時分種下玉米,苗兒長起來肯定好!」
「哎,來了!」
婆媳二人踩著褐色的泥土往田園走去……
「嘎吱」一聲,一輛火速衝來的自行車突然停到婆媳二人面前。「你們是不是志輝的家人?」一名平頭青年喘著粗氣,一邊擦額前的汗水,一邊焦急地問道。微微點頭的墨蓮還未來得及詢問,青年便焦急萬分地說:「快點走!你兒子受傷了,現在正躺在醫院裡!」墨蓮頓時心頭一緊:躺在醫院?難道受了很嚴重的傷?不由多想,墨蓮和兒媳趕緊找了一輛出租車,急速奔向鎮醫院。
去醫院的路上
醫院二樓,一間不太寬敞的病房裡圍了十幾個人。墨蓮衝進病房,撥開人群擠到最前面,曉晴也緊隨其後。隨即,地上一灘鮮紅的血跡映入墨蓮的眼簾,血淋淋的擔架上躺著一動不動的志輝,醫生正在用紗布給志輝的傷口止血,墨蓮被眼前的一幕嚇呆了,她的手微微顫抖著,心臟怦怦直跳,腦袋一片空白。「我兒子怎麼了?」墨蓮漸漸緩過神兒來,顫抖著嘴唇問道。「醫生,你快點告訴我們,志輝他到底怎麼了?」身旁的曉晴也忍不住抽泣著詢問道。一個男人急忙回答:「我們三人坐在街邊的木凳上等人,突然一輛紅色大貨車壓飛一塊約有十斤重的石頭,『嗖』的一聲,石頭碰撞在電線杆上,劇烈撞擊後又飛過去把你兒子擊倒在地。他的右眼角旁被砸了一條大口子,血一直往外冒,我們急忙用衣服按住他的傷口,把他送到了醫院。」男人的話音剛落,醫生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你兒子的心跳很微弱,他只是在勉強地呼吸,我們沒辦法救他,你們趕快把他送到市醫院吧!」墨蓮腿一軟,差點癱倒在地,她臉色變得蒼白,帶著一絲哭腔說:「送市醫院?鎮上到市醫院有兩個多小時的路程,我兒子心跳微弱,能不能堅持到市醫院啊?他會不會死在路上啊?要是兒子真死了,我們可怎麼辦呀?」可鎮裡的醫療條件與醫生的醫術實在無力救治兒子,墨蓮只得給兒子轉院。

2018年12月24日 星期一

詩歌 神大愛《神把人當成了最親的人


讚美詩歌 神大愛《神把人當成了最親的人》


伴唱:神造了人類,無論是人類敗壞之後也好,還是人類能夠跟隨他也好,他都把人類當成了他的至親,就是人類所說的當成了最親的人,而不是玩物,不是玩物。 1 雖然神說自己是造物的主,人類是受造之物,這話聽起來有一點等級的區別,聽起來有一點等級的區別,但是事實上,神為人類所作的一切遠遠超出了這一層關係。神愛人類、眷顧人類、牽掛人類牽掛人類,神愛人類、眷顧人類、牽掛人類牽掛人類,包括他源源不斷地供應著人類,在他心裡從來不覺得是額外的事,從來不覺得這是一件功勞很大的事,從來不覺得這是一件功勞很大的事。 2 他也從來不覺得拯救人類、供應人類、賜給人類一切是對人類作出了很大的很大的貢獻,他也從來不覺得拯救人類、供應人類、賜給人類一切是對人類作出了很大貢獻。他只是以他自己的方式、以他自己的實質與他的所有所是這樣默默地、靜靜地供應著人類,供應著人類,無論人從他得到了多少供應與幫助,他都沒有向人邀功的任何想法或舉動,這是神的實質決定的,這也正是神性情的真實表露,這也正是神性情的真實表露。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推薦更多:
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