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

顯示具有 拯救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拯救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基督教會詩歌《神希望人類能繼續生存下去》神一直牽掛著人類


讚美詩歌《神希望人類能繼續生存下去》神一直牽掛著人類

1 神恨惡人類,那是因為人類與神為敵,但在神心裡對人類的眷顧、牽掛與憐憫始終是不變的,即便他毀滅了人類,他的這個心仍然是不變的。當人類滿了敗壞,悖逆神到了一個地步時,神便因著他的性情、他的實質按著他的原則不得不毀滅這個人類,不得不毀滅這個人類,但因著神的實質他仍舊可憐人類,甚至想用各種方式來挽回人類,讓人類繼續生存下去,讓人類繼續生存下去。 2 而人卻與神對立,繼續悖逆神,不接受神的拯救,就是不接受神的好意,不管神怎麼呼召,怎麼提醒,怎麼供應、幫助、寬容,人都不理解、不領情,也不搭理。在神傷痛之餘,他仍舊不忘記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等待人的回轉,等到了極限之後,他就毫不猶豫地作自己該作的,就是說,從神計劃要毀滅人類,到神毀滅人類的工作正式開始是有一段期限的,是有一個過程的,這個過程是為人類回轉而有的,是神留給人的最後機會。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基督徒見證:如何為突發疾病的丈夫禱告

陝西省 信心
丈夫突發疾病 命懸一線
「丈夫突發肝硬化腹水,嘔吐不止,命懸一線。無助中,是神的話語一次次開啟帶領我,使我有信心經歷這樣的環境……」我邊回想著神在我身上作工的一幕幕,邊敲打著鍵盤寫下了自己的經歷認識。思念著神的愛,我由衷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想著想著,我的思緒不由得回到一年前……
2017年1月20日早上,我正在廚房做飯,丈夫突然來到廚房門口,面色沉重、神情痛苦地對我說:「我感覺胃裡特別難受,剛才在花園吐了核桃大的一塊血。」我聽完愣了一下,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丈夫又大口地吐血,隨即便栽倒在地,我嚇得趕緊跑過去扶他,但他已暈過去不省人事了。看著丈夫臉色蠟黃,嘴唇發紫,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真害怕他一口氣上不來離我而去。我來不及多想,趕緊撥打急救電話,就在我打電話時,丈夫又連續兩次大口地往外吐血,接著就又昏死過去了。看著不省人事的丈夫,我嚇得大腦一片空白,眼睛直愣愣地看著他,恐懼、擔憂一齊湧上心頭:「不到半個小時丈夫就吐了三次血,每吐一次就昏過去一次,再這樣下去他還能撐多久啊?會不會有生命危險?要是丈夫有什麼不測我可怎麼辦?」看著倒在血泊中的丈夫,我的心很慌亂,這時我突然想起了神,「對,神是萬物的主宰,是我們最大的依靠!」於是,我趕緊向神呼求:「神啊!求你救救我丈夫,只有你能救他的命。神啊!我現在心裡很害怕,求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能冷靜下來,我願把丈夫交託在你的手中,依靠你來渡過難關!」禱告後,我心裡稍微平靜了一些,丈夫也慢慢醒過來了。大約過了十分鐘救護車還沒來,我又開始著急了,擔心丈夫的病得不到及時搶救會有生命危險,就再一次向神呼求:「神啊!救護車什麼時候來都在你的手中,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作我堅強的後盾,使我的心能時時安靜在你面前,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和安排,經歷你的作工。」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神話就是特效藥!羞辱魔鬼和撒但!摸著神話有依靠,神的話語速效救心!萬事皆無一切平安。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話語的開啟使我立時有了依靠,心裡也平靜了許多。我明白了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丈夫的生死也在神手的擺佈之中,沒有神的許可,丈夫的病情再嚴重也不會被奪去性命。此時,神要的就是我能有信心面對這樣的環境,可撒但往往在我最軟弱的時候攻擊我,想方設法給我送意念,使我活在害怕、膽怯中。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應該對神有信心,把丈夫的生死交託在神的手中,順服神的主宰擺佈,這樣撒但就無可乘之機了。感謝神,神的話除去了我的膽怯、懼怕,使我對神有信心了,願意依靠神憑信心經歷神的作工。

2018年12月7日 星期五

黃沙掩埋 奇蹟生還

                                                 剛 強
我進城打工那年,一個親戚勸我信菩薩,他說臨到災難菩薩會保佑的。我當時心想:「反正我也想找個依靠,那就信吧,等有災難了,菩薩好救我。」就這樣,我答應了親戚。親戚送給我一個觀世音菩薩,我把它擺放在我家西屋,每天燒香磕頭擺供品,盼望它保佑我們一家人都平安。可拜來拜去,家裡不但沒有平安,反而越來越不順,我和妻子常常因著生活瑣事吵架,我做生意搞批發也賠了個精光。我心裡感到困惑,覺得是不是菩薩不靈,但是親戚說是我的心不誠,菩薩不幫助我們家。於是,從那以後,我更加虔誠地來拜它。
2005年10月的一天,姐姐給我和妻子傳神的末世福音。我告訴姐姐我已經信觀音菩薩了,姐姐聽後就對我說:「咱們燒香拜佛,就是想讓它保佑咱們全家平安,一切順利,可事實真是如此嗎?現實生活中,有多少虔誠拜佛的人不但沒有得到佛祖、菩薩的保佑,反而常常臨到災禍。這是為什麼呢?其實,佛祖、菩薩只是人手塑造出來的泥像、木偶,根本不能解決我們生活中臨到的問題,改變我們的命運,更不能保守我們渡過災難。我們人是神造的,我們的這口氣息是神給的,神主宰著我們人類的命運,擺布安排著我們的一切,災難臨到時只有真心呼求全能神才能蒙神看顧、保守……」之後姐姐又跟我們交通了神全能主宰方面的真理。聽了姐姐的話,我覺著很有道理,但一時還確定不了全能神就是真神,也不知該不該放棄拜菩薩。姐姐走後,我考慮再三,決定還是先考察一段時間再說,因此我沒有把菩薩處理掉,而是把它放在櫃櫥裡藏了起來。後來姐姐就常常來我家與我們聚會交通神的話,但我忙於掙錢,每次也只是聽聽,沒有太認真地去對待神的話。直到兩個月後發生了一件驚心動魄的事,我才定真全能神就是掌握人生死,主宰人命運的獨一真神……

2018年12月4日 星期二

女兒命在旦夕 禱告神看到奇蹟

山西省 王月
女兒突遇車禍 神話語來安慰
2011年10月8日中午十一點多,我正在家做飯,突然電話鈴響了,接通後只聽對方著急地說:「你家蘭蘭出車禍了,正在縣醫院搶救,你趕緊來醫院吧!」聽完這話,我的頭「嗡」的一下大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對方就將電話掛了。放下電話,我愣了一會兒,心想:「女兒早上騎著自行車出去辦事,怎麼會出車禍了呢?不會是騙子吧?可聽對方的口氣,不像是騙人的……」我來不及多想,放下手中的活兒就出了門,急匆匆地攔了一輛出租車就往縣醫院趕。坐在出租車裡,我焦急地緊握雙拳,不停地望著車窗外,心亂如麻,不住地想:「不知女兒現在的傷勢怎麼樣了?傷著哪兒了?會不會有生命危險?女兒才十七歲,一個人在醫院肯定很害怕……」我越想心裡越是慌亂沒有著落,恨不得一下子就飛到女兒身邊看個究竟。無助中我想到了神,便趕緊默默地向神呼求:「神啊!聽說女兒出了車禍,我心裡很亂也很擔心,不知道女兒現在的情況怎麼樣,傷勢嚴不嚴重。神啊!願你保守我的心能安靜在你面前,不管女兒的傷勢如何,我都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不埋怨你。」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因我是你們的父,我是你們的堅固台,我是你們的避難所,我是你們的後盾,我更是你們的全能者,而且是你們的一切!」(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零九篇》)是啊,神是全能的,神主宰一切,掌管萬有,神是我們堅實的後盾,也是我們最大的依靠,我應該把女兒交託給神,女兒傷勢怎麼樣、情況如何相信都在神的手中主宰安排!想到這些,我慌亂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

2018年12月1日 星期六

檢查出乙肝後,我該怎麼面對

韓國 陳露
一場突如其來的疾病,使我瞬間陷入痛苦絕望中,對人生失去了希望,然而藉著神的奇妙拯救,我明白了病痛背後神的心意,也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現在回憶起那段往事,仍是歷歷在目。
幾個月前,單位領導告訴我們同事小王得了很嚴重的肝病,現已住院治療,還說他得的病會通過人與人之間的接觸,還有飲食、血液等途徑傳染給別人,我們常與小王接觸,很有可能被傳染上,所以讓我們立刻到醫院檢查。聽到這個消息,辦公室裡瞬間炸開了鍋,大家都擔心自己會被傳染上,於是我和同事們急忙到醫院做檢查。一系列的檢查結束後,我懷著忐忑的心情等待結果,過了一會兒,醫生將檢查結果遞給我,說:「你是乙肝病毒攜帶者,而且你這個病不是剛得的,應該有一段時間了。」聽到這話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此就又問了一遍,醫生很遺憾地說:「你沒聽錯,這是真的,你抓緊時間治療吧,如果耽誤了時間,病情就會惡化,最後成了肝癌就麻煩了。另外,這種病是終生攜帶的,不能根除,你也做好心理準備吧!」這突如其來的噩耗使我不知所措,我整個人如霜打的茄子一下子就蔫了,兩條腿如同千斤重,我無精打采地拿著化驗單,最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的家。

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

快醒來,我的寶貝

2014年10月8日是我終身難忘的日子。那天上午十一點,我像往常一樣邊照看兩歲大的女兒邊收拾家務。過了一會兒,我看見孩子打開了藥箱,正拿著一個藥瓶子玩,一瓶膠囊撒落了一地,我順手把藥撿起來裝好,把藥箱從孩子的手中拿走了。不一會兒,孩子跑到我跟前說:「媽媽,我要睡覺。」看孩子困乏的樣子,我感到有些納悶:「平時都是午飯後才睡,今天怎麼這麼早就睏了?」但又轉念一想,可能是孩子早上起早了吧!於是,我就給孩子蓋了塊小毯子,讓她睡了。
婆婆中午下班後,一進家就喊著說:「我回來了,誒,寶寶呢?看奶奶給你買什麼好吃的了。」看見女兒在睡覺,婆婆驚奇地說:「咦,今天怎麼睡得這麼早?」我對婆婆說:「都睡兩個小時了。」婆婆說:「睡這麼久,買好吃的也不起來,是不是生病了?」我說:「睡覺前有兩次乾嘔的情況,我問她吃什麼了,她什麼也沒說就睡了。」婆婆摸了摸孩子的額頭和手,說:「看著不像發燒,這睡不醒也不正常,叫她起來吧!」我把孩子抱了起來,可她趴在我的肩膀上繼續睡,我就讓孩子站在地上清醒清醒,誰知她剛站了兩秒鐘就倒在了地上,我擔心地大聲喊她:「小欣,小欣,快醒醒!」可孩子只是睜開眼看看我就又睡了。

2018年11月26日 星期一

合唱詩歌《國度禮歌 三 眾民們!歡呼吧!》國度生活多美好


1 在神的光中,人都重見光明,在神的話中,人都得到享受之物。神從東方來,由東方發出,神的榮光發出之時,萬國被照耀,一切全被照明,無一物留在黑暗之中。在國度之中,子民與神的生活快樂無比,水在為眾民的幸福生活而歡舞,萬山都在與眾民同享在神之豐富,所有的人都在奮發圖強,都在努力,在神的國度之中盡忠;在國度之中,不再有悖逆、抵擋,天與地相依相賴,人與神情深意切,生活之中甜甜蜜蜜,偎依在一起……在此之時,神正式神正式開始了在天的生活,不再有撒但的攪擾,眾民進入了安息。 2 全宇之下,神的選民在神的榮光之中生活,幸福無比,不是人與人的生活,而是民與神的生活。所有的人歷經撒但的敗壞,嘗盡了人間的酸甜苦辣,今天活在神光中,怎能不慶幸?怎能放過這美好時刻而讓其流逝?眾民哪!快唱起心中的歌兒為神歡舞!快舉起那真誠的心舉起真誠的心為神獻上!快擊起鼓來為神歡奏!神在全宇之上發出喜悅之氣!神在眾民之中顯出神的榮臉!神要大聲呼喊!神要超越全宇!神已在眾民中作王!神在眾民中被高舉! 3 神在蔚藍的天上遊蕩,眾民與神同行,神在眾民中行走,神民簇擁神!眾民之心甚是歡暢,高歌之音震動全宇,衝破雲霄!全宇之下不再有迷霧遮蓋,不再有淤泥存有、污水積流!全宇之聖民哪!在神的檢閱之下露出了原有的面容,不是污穢不是污穢滿身的人,而是潔白如玉的聖者,都是神所愛、神所喜!萬物恢復生機,所有的聖者又在天之上事奉神,投入神的暖懷,不再悲泣,不再憂慮,為神獻上,重歸神家,重歸神家,在故國之中愛神永不止息!永不更改!永不更改!哪有悲傷!哪有哭泣!哪有肉體!地不存留,天卻長久,神向萬民顯現,萬民向神讚美,這樣的生活、這樣的美景從亙古到永遠,不再變化,這正是國度的生活,這正是國度的生活,這正是國度的生活。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更多推薦:
得勝者的見證


2018年11月25日 星期日

行過死陰幽谷 綻放生命奇蹟

劉 嘉
引言
是什麼力量使一名瀕臨死亡的絕症患者脫離險境,轉危為安?是什麼力量使一名已被醫生宣判只能活一個月的癌症病人重現生命的光彩?有人說是妙手回春的名醫,有人說是價格昂貴的藥物,還有人說是捉摸不定、變化無常的運氣。人總是習慣於用約定俗成的眼光、千年不變的常理來解釋生活中種種無法解釋的現象。然而,劉嘉戰勝癌症的經歷,徹底顛覆了人們持守的常理和邏輯。下面讓我們一起來分享劉嘉如何戰勝病魔的經歷見證
疾病突襲 話語引領
2013年2月的一天,基督徒劉嘉正在家做家務,突然感到下腹鑽心的疼痛,想坐都坐不住,腰也伸不直,腹部變得硬梆梆的。之後,她的下身開始不停地流血,把整個棉褲都浸透了,用完一整卷衛生紙都沒能將血止住。由於失血過多,劉嘉的臉色煞白,四肢有些冰冷,她在心裡不停地禱告:「神哪!疾病臨到都有你的許可,我願把一切交託在你的手中,願你能看顧保守我。」劉嘉的丈夫和兒子生怕她會有生命危險,也都不住地為她禱告,之後將她送到了醫院。
到醫院做完檢查後,醫生看著檢查結果沉著臉教訓道:「你得的是子宮肌瘤,瘤子已經長得很大了,你怎麼拖到這麼嚴重才來看?現在必須住院做手術,要不就沒命了!」說完便趕緊讓劉嘉辦理了住院手續。同病房的病友詢問了劉嘉的病情後,也都說這病很嚴重,恐怕進了醫院就不容易出去了。醫生和病友的話像一根根刺扎在劉嘉的心上,夜深人靜的時候,她一個人躺在被窩裡偷偷地抹眼淚,陣陣傷感湧上心頭:「神啊,我怎麼會得這麼嚴重的病啊!」當她有這些意念的時候,忽然意識到自己是在埋怨神,於是就趕緊禱告:「神啊,我錯了!我不該埋怨你,今天你許可這病痛臨到我,有你的美意在其中,只是現在我還不明白你的心意,求你保守我的心,加給我力量,讓我能順服你的主宰安排,不發怨言。」禱告後,劉嘉想起了一段神的話:「在經歷試煉的同時,不管人軟弱也好或者裡面消極也好,對神的心意不明白或對實行的路不太透亮,這都正常,但總的來說你得對神的工作有信心,能像約伯一樣不否認神。約伯雖然軟弱咒詛自己的生日,但他不否認人生下來所有的東西都是耶和華賜給的,奪去這一切的也是耶和華,無論怎麼試煉,他都是這麼認為。」(摘自《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神的話給劉嘉指出了路途,在病痛臨到時得對神有信心,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見神的作為。她想到約伯臨到撒但的試探時,家產被擄,兒女遭災,全身長瘡,疼痛難忍,坐在爐灰中用瓦片刮身體,但約伯對神有敬畏、有順服,他不埋怨神,還能尋求神的心意。當妻子攻擊、試探他時,他嚴厲地斥責妻子說:「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伯2:10)約伯對神的全能主宰有認識,在試煉中對神不失去信心,最後站住了見證。相比之下,劉嘉覺得她對神的信心真是小得可憐,她信神只想平平安安、無病無災,一直享受神的恩典、祝福,臨到病痛的試煉時覺得沒蒙神保守,就對神心生埋怨,她看到自己對神沒有一點敬畏與順服。想到這兒,劉嘉心裡很蒙羞,與此同時她也有了信心與力量,願意效法約伯,在病痛中尋求真理,堅決不埋怨神,為神站住見證。這時,劉嘉又想到神的話說:「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第六篇說話》)「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一篇說話》)揣摩著神的話,她心想:「是啊!宇宙萬物都由神主宰,我的生死更掌握在神的手中,沒有神的許可,任何疾病都奪不走我的生命,即使剩一口氣我也不會死,我得對神有信心。」於是劉嘉暗立心志,不管自己是死是活,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因劉嘉的病情很複雜,很嚴重,醫生請了專家來會診,確立了手術方案。手術那天,醫生跟劉嘉的丈夫交代了許多手術中可能發生的危險,說這個手術難度係數較大,病人很有可能在手術當中死去,並讓劉嘉丈夫簽字。此時劉嘉心裡很清楚,今天臨到的這一切都是神許可的,也都在神的手中,她應該坦然面對。因著神的話語給了她信心與勇氣,劉嘉一點也不害怕。上手術台之前,她默默地向神禱告,將一切都交託給神,心裡感到特別踏實。
手術終於順利地做完了,醫生從劉嘉的子宮內取出一個約兩斤多重,形狀像豬心一樣的腫瘤。令劉嘉奇怪的是,做了這麼大的手術,除了刀口有點痛以外,劉嘉並不覺得很痛苦,其他做完手術的病人回來後都痛苦不堪,而她卻哼也沒哼一聲,醫護人員和病友都好奇地對她說:「真沒見過像你這麼大年紀的人,做完這麼大的手術,氣色竟然還這麼好!」看著她們一個個不可思議的樣子,劉嘉知道這全是神的恩待,是神體諒她的軟弱,用大能的手托著她,一直看顧保守著她,劉嘉在心裡不住地感謝讚美神。後來,醫生說要把切下來的腫瘤拿去化驗,看是良性還是惡性,如果是癌症就需要化療。當劉嘉再聽到這些話的時候,她的心不再慌亂、膽怯,經歷了神的大能,劉嘉對神更有信心了,不管是良性還是惡性她都願意順服。於是劉嘉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將自己的病完全交在你手中,哪怕是癌症,我也不埋怨神,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禱告見證:生命垂危 神來拯救

長治市 王兵
我是一名基督徒,信神後雖然享受了很多從神來的恩典,但我對神的全能主宰、神的權柄並沒有多少認識。直到經歷了一場病痛,我才親身體嘗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和威力,真實地感受到只有神的話能給人信心、力量,使人不受死亡的轄制,能坦然面對一切。
疾病突發 籌錢醫治
2016年9月的一天上午,我在地裡幹農活,突然心跳加速,胸悶氣短,休息了一會兒不怎麼難受了,我以為是幹活累的,就沒當回事。沒想到11月份的一天早上,我去樓下院子外邊上廁所,在回來的路上,我突然又感覺胸部憋悶,心跳過速,喘不上氣來,走路也很吃力,我強撐著身體歇了兩次才進了家門。回屋後,我坐在床上喘著粗氣,心想:「今天怎麼喘得這麼厲害,難道是心臟病又犯了?上次做完手術後不是沒事了嗎?」歇了一會兒,我感覺好多了,就又沒當回事。可接下來的幾天裡,我胸悶氣短越來越厲害了,不光走路上不來氣,就連晚上睡覺都憋悶得像要斷了氣似的。母親見我難受得厲害,就讓姐姐和姐夫陪我去縣醫院做各項檢查。做完心臟彩超後,醫生說我的心臟已經發生病變,病情很複雜,也很嚴重,需要儘快去找第一次給我做心臟手術的主治醫生治療,因他最了解我的病情。臨走時醫生還再三強調我的病情不能再拖了,否則就有生命危險。
第二天一大早,姐夫就陪我去省醫院找到當時給我動手術的主治醫生,醫生了解了我的情況後,嚴肅地對我說:「從你現在的症狀來看起碼在兩三個月前就發病了,你怎麼拖了這麼長時間?現在情況已經很危險了,你趕快去做心臟彩超、PT、心電圖,等結果出來再說。」聽到醫生的話,我和姐夫都非常緊張,我才意識到兩個月前,自己在地裡幹農活時心臟病就已經犯了,只不過當時不嚴重我沒當回事。隨後我顧不得多想,就趕緊去做各項檢查。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神情凝重地對我說:「你心臟裡面的二尖瓣已經被血栓粘連了半個瓣膜,瓣膜關閉不嚴,這樣下去很容易造成卡瓣,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何況你還是心臟病二次復發,又耽誤了最佳治療時期,做手術能不能成功還真不好說。前段時間有兩個人和你的病情一樣,一個是上了手術台就沒下來,一個是坐在椅子上光有出氣沒有進氣,相當於活死人。」聽醫生這麼說,我心裡很害怕,擔心就算自己做了手術,也會像醫生說的那兩個人一樣,此時,我感覺死亡正在向我逼近……恐慌中,我只能向神呼求:「神啊!求你救救我……」禱告後,我忽然想到約伯臨到撒但的試探時,他的財產被擄,兒女遭災,自己還渾身長毒瘡,但約伯能尋求神的心意,他認識到一切都是神賜給的,就算神剝奪也有神的美意,他應該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不消極、不埋怨,仍然稱頌神的聖名,最終約伯站住了見證,羞辱了撒但。因著約伯對神有真實的信心與順服,神加倍地祝福他,約伯又活了一百四十年,最後日子滿足而死。這時,我不禁想起自己第一次犯心臟病時,因醫生誤診給我服用了半年治療肺結核的藥,藥物的刺激使我身體各個臟腑功能都受到嚴重損傷,但手術做得很順利,我也安然無恙地活到了現在,這都是神對我的看顧和保守。現在我又一次臨到病痛,我應該將自己交在神的手中,無論是生還是死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相信神是公義的。想到這些,我心裡不那麼害怕了,也坦然了許多。這時,醫生對我說:「小王,你的病急需做手術,若是再耽誤就真不好治了,手術費大概需要十二萬到十五萬,你趕緊回家籌錢吧!」聽了醫生的話,當天晚上我家人便開始四處籌備手術費用。

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基督教會電影《這是何等悅耳的聲音》精彩片段:神末世的審判是懲罰還是拯救


基督教會電影《這是何等悅耳的聲音》精彩片段:神末世的審判是懲罰還是拯救


有些人讀神的話,看到有些話說得比較嚴厲,對人是審判、是定罪咒詛,就認為神審判人、咒詛人,人不就被定罪、受懲罰了嗎?怎麼還說神的審判是為了潔淨、拯救人呢?神的話說:「神咒詛的是人的悖逆,審判的是人的罪……」「話語嚴厲的揭示,都是為了把你帶到正道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們該如何正確 末世的審判工作呢?

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基督教會歌曲《道成肉身的神將人類帶入了新的時代》公義聖潔的神親臨人間拯救人


基督教會歌曲《道成肉身的神將人類帶入了新的時代》公義聖潔的神親臨人間拯救人


道成肉身的神結束了「只有耶和華的背影向人類顯現」的時代,也結束了人類信仰渺茫神的時代。尤其是最後一次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把全人類都帶入了一個更現實、更實際、更美好的時代,把全人類都帶入了一個更現實、更實際、更美好的時代。
不僅結束了律法、規條的時代,更重要的是,將實際的正常的神,將公義的聖潔的神,將打開經營計劃工作的、展示人類奧祕與歸宿的神,將創造人類的、結束經營工作的神,將隱祕了幾千年的神向人類公開,徹底結束了渺茫的時代,結束了全人類欲尋求神面卻不能的時代,結束了全人類事奉撒但的時代,將全人類完全帶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這些工作都是肉身中的神取代神的靈作工的成果,取代神的靈作工的成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

基督教會音樂《我願忠心盡本分》神是我永遠的救主

基督教會音樂《我願忠心盡本分》神是我永遠的救主

一 親愛的實際神,是你愛了我, 從糞堆裡提拔我,話語刑罰審判, 我得了潔淨,過上了幸福生活呀, 從心底里感到實在是你的高抬。 啊……親愛的實際神, 我願一生愛你,忠心盡本分忠心盡本分。 二 神哪!你不嫌棄我愚昧無知, 你還時時把我掛在心上, 不看我以往的悖逆,還是盡力拯救我呀, 只盼我能早日變化成為新人。 啊……親愛的實際神, 我願一生愛你,忠心盡本分忠心盡本分。 三 親愛的實際神,我真是感謝你, 真不知道該怎樣報答你的恩情, 我願追求愛你,滿足你心意呀, 不讓你白花心血代價,不辜負你的期望。 啊……親愛的實際神, 我願一生愛你,忠心盡本分忠心盡本分。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2018年11月7日 星期三

基督徒見證:她是如何勝過婚外情試探的(下)

                                                     河南省 喜悅
接下來的日子裡,靜茹雖沒陷入撒但的試探,她也知道自己和王偉是絕對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但那天晚上的相見和王偉的真情告白,猶如電影一樣在她的腦海裡不斷地播放著……
當王偉再次給靜茹打電話時,靜茹的心動搖了,她對自己說:「我倆不能成為伴侶做個普通朋友還是可以的,只要自己謹守住腳步,不做出過分的事情就行。」於是,靜茹接通了王偉的電話,與他聊了起來。漸漸地,靜茹心裡時常想著王偉會不會再次打來電話,甚至內心深處也在期盼著。每次王偉打來電話,靜茹都自我安慰一番後順理成章地接起電話……一來二去,靜茹和王偉的電話聯繫頻繁起來。但每次通完話後,靜茹內心就感到不安與痛苦,她意識到自己這樣做不合神的心意,不安與痛苦正是神對她的提醒和責備。於是,靜茹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知道不應該再與王偉藕斷絲連,可我管不住自己的心,身不由己地遷就自己,滑向罪惡。神啊!我不願在這事上得罪你。神啊!求你拯救我吧!」

2018年11月4日 星期日

在謊言國中尋找真理正義險些喪命 全能神話語點醒夢中人奔向光明路

四川省 新新
「看人間淒慘萬狀,哪有人生光明路……」每當聽到《奔向光明路》這首經歷詩歌時,我總是思緒萬千,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並發自內心地慨嘆:若不是神道成肉身來在地上,在這人吃人的黑暗社會中,我上哪能找到公義?何時能看見光明?也許我早已被撒但踐踏、吞吃,不知死在什麼地方了。是全能神的到來讓我這個在黑暗中艱難喘息的苦難人終於得見光明,有了生存的希望,並看清了撒但魔王掌權的黑暗世界的真實面目,更看見只有公義的全能神才能撫平人間的不平,才能將這污穢的舊世界洗刷淨盡,唯有全能神是人類走向光明路的希望與寄託!
以前,因著接受國家的各種教育、宣傳,我總認為中華民族是個偉大的民族,有著幾千年不朽的歷史,如今,國家更是繁榮昌盛,人民安定團結,一派欣欣向榮的大好景象……我為自己能生在這樣一個「好」國家、「好」年代而感到榮幸、驕傲。於是,我立志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有一份力出一份力,有一份熱發一份光,以此來報效祖國,為「生我養我」的祖國增光添彩。後來,我找了一個稱心如意的對象,他家的親戚朋友都是在社會上有地位的人物,結婚後我們又有了兩個乖巧可愛的女兒,美滿的生活使我沉浸在一片美好的憧憬之中……但是接下來的一切變故卻使這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支離破碎,也使我這個被撒但的假相蒙蔽已久的人猛然醒悟過來,終於看清了大紅龍掌權的國家是多麼的黑暗與邪惡!在它權下生存的人民是多麼的淒慘與無助!
如今,每當回憶起那段黑暗痛苦的日子,我總是揪心的痛,有種後怕的感覺。記得那是在1997年,我公公開了一家飯店,到飯店吃飯的大部分都是各個政府機關單位用公款大吃大喝的人,這些吃公謀私的政府官員並不光滿足於吃吃喝喝,還得有小姐作陪才行,否則就不光顧此店了。為了迎合他們的需求,我公公便緊跟社會邪惡潮流,招了很多三陪小姐在飯店裡拉客。這樣一來,飯店的生意越來越紅火,我公公忙不過來了便讓我丈夫去飯店幫忙打理。從那之後,我丈夫就長期住在飯店裡不回家了。當我去飯店找他時,看著那些醉醺醺的小姐輕浮肉麻的動作,聽著她們那低級下流、不堪入耳的言語,我感到特別噁心反感,因此常常阻止丈夫去飯店幫忙,勸他去別的地方找個活兒幹,哪怕少掙點錢,只要夠維持家用,我們一家人能夠和和睦睦地過日子就行了。可是,丈夫根本不聽我的勸阻,為此我們經常吵鬧。他父母看我一再反對丈夫去飯店照料他們的生意,便以離婚來要挾我,想讓我屈服於他們,並揚言說如果離婚,他們可以玩弄權術讓我一無所有,包括孩子、工作、房子(房子是我的單位分給我的福利房)等,還要留給我幾十萬元的債務(我公公以他和我丈夫的名義給他二兒子買車搞運輸貸的款),我若順服他們,不再干涉飯店的事,就一切平息。面對這一切,頭腦簡單的我並沒有屈服於他們,認為他們一家人幹的都是邪惡敗壞、見不得人的勾當,是沒有理可講的,我不願再與他們這一家人摻和。再說,房子的歸屬權、債務人是誰只要稍微一調查就可確定。那時,我堅信在我們這樣一個「公平」「民」的國家法律是公正的,法院一定會給我一個公正的判決。所以,我選擇了離婚。

2018年10月26日 星期五

危難中誰是人的依靠

遼寧省 李進
街道上,一輛救護車伴隨著刺耳的鳴笛聲快速地駛向市醫院。救護車裡,靜涵的丈夫不斷地和女兒說著話:「心怡,別睡,馬上到醫院了……」心怡臉色蒼白,用微弱帶著顫慄的聲音問道:「爸爸,我是不是要死了?」聽到女兒的話,靜涵的丈夫眼裡立刻噙滿了淚水,但他又忙安慰道:「不會的,不會的,咱馬上就到醫院了……」
正在家裡做午飯的靜涵接到丈夫的電話,知道女兒出車禍了,一瞬間她感覺整個世界都靜止了,耳邊只迴蕩著丈夫的話:「心怡被車撞了,現在正在搶救,你趕緊來醫院……」
撂下電話,靜涵的心「怦怦」地跳個不停,她有些不敢相信丈夫的話,一個勁兒地問自己:「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心怡乖巧聽話,每天上學、放學都在人行道上走,怎麼會出車禍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思索時靜涵趕緊換了一身衣服,拿著錢和手機就往醫院奔去……
靜涵趕到醫院時,心怡經過緊張的搶救,已經從死亡的邊緣被救了回來。當靜涵看到心怡臉上沒有一絲血色,身上插著管子,流出的血已有大半瓶子時,靜涵的心像被什麼東西猛戳了一下,心疼不已,她知道女兒傷得太重了,都不敢去撫摸女兒,生怕弄疼了她。
靜涵從醫生那裡得知,女兒雖然保住了性命,但她的腰椎粉碎性骨折,斷裂的骨尖正好扎在神經上,神經已被扎斷了一半,必須得動手術,而且女兒不能有絲毫挪動,否則骨頭就會扎斷神經導致終身癱瘓。更要命的是目前醫院沒有能動這樣手術的醫生,必須馬上轉到省醫院進行手術,如果過了做手術的最佳時期,女兒很有可能就癱瘓了。聽到這種情況,靜涵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她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在心裡不停地問自己:「怎麼辦?怎麼辦?不去省醫院,女兒的手術沒法做,轉院動手術又怕路上顛簸,一旦在途中有個閃失,女兒腰椎的半截神經就會被扎斷,女兒後半生就再也站不起來了,這該如何是好啊?……」靜涵覺得自己遇到了從未遇到過的難題和考驗。就在靜涵感到無奈又無助時,突然想起一段神的話:「現在的關鍵就是能按著我的心意行事,這樣的人必蒙我祝福,必蒙我保守。……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摘自《第五十九篇說話》)神的話猶如一束光,頓時照亮了靜涵的心,又如一顆定心丸,使靜涵忐忑不安的心平靜了下來。靜涵心想:「是啊,我為什麼不把女兒交在神的手裡呢?神就是我們的靠山,是我們的避難所,女兒的病都在神手中掌握,她是生是死,能不能癱瘓也由神說了算,我得對神有真實的信心啊!」神話語的開啟、引導,使走投無路的靜涵找到了方向,也有了信心與動力,她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的帶領開啟,使我在最迷茫的時候有了依靠,同時也使我認識到自己心裡沒有你的地位,臨到事總想憑自己的能力解決、處理,不會依靠、仰望你。神啊!我不願憑自己做了,我願把女兒交在你的手中,不管女兒將來怎麼樣,我都願順服你的宰安排。」禱告後,靜涵心裡踏實了許多,之前的擔憂、顧慮也漸漸地放下了一些。
幾天後,心怡轉到了省醫院。救護車雖然在途中顛簸了三個小時,但當醫生檢查時看到扎在心怡神經上的那根斷裂的骨尖並沒有移動,這使靜涵一家人都感到很慶幸。在人看,救護車顛簸了三個小時,對心怡的身體肯定會有傷害,沒想到這一路是那麼的一帆風順,靜涵知道這都是神的保守,她不由得向神獻上感謝讚美。靜涵看到了神主宰、掌管一切,就連這一根小小的神經線都在神的手中,這使靜涵對神的信心又加增了幾分。
一週後,心怡動手術的時間到了。手術前主治醫生對靜涵夫妻說:「你們要做好思想準備,患者的腰椎神經畢竟扎斷了一半,在手術中不排除取骨、接骨時會出現腰椎神經被扎斷的可能……」醫生的話使靜涵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簽字時,靜涵的手怎麼也抬不起來,最後還是靜涵的丈夫一咬牙,在手術單上簽了字。
  之後,靜涵看著心怡被推進了手術室。隨之手術室的門關上了,靜涵的心也隨著被揪了起來,她怕心怡被推出來時再也站不起來了,也怕看到女兒絕望的眼神,她怕……恐懼戰兢瞬間襲上心頭,靜涵不敢再想下去,她努力想甩掉這些不好的想法,可這些想法就像黏住了她似的,既甩不掉也避不開。靜涵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她彷彿等待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那麼的受煎熬,靜涵甚至在心裡盼望著能碰到醫術高明的醫生,使心怡順利做完手術……靜涵的大腦不受控制地想像著,這時她忽然意識到:「我不是把一切都交給神了嗎?為什麼一眨眼自己又想去靠人了呢?我不是口口聲聲說『人的命運都在神手中掌握』嗎?可現在我怎麼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醫生身上,卻不相信神主宰著女兒的生死呢?醫生能掌握人的命嗎?來醫院的時候不是已經看到神的作為了嗎?現在為什麼又不相信神了呢?」此時,靜涵看到自己對神的信太小,根本經不住環境的檢驗,也經不住神的試煉,靜涵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信你卻不認識你,總認為女兒的手術能否成功取決於醫生的醫術,不相信一切都由你掌管,我真是瞎眼、愚昧。神啊!不管女兒手術成功與否,我都願把她交託在你手中,任你來擺佈,我願意依靠仰望你,順服你的擺佈安排。」
禱告後,靜涵明白了神許可這樣的環境臨到,是要成全她對神的信心。這時,靜涵不再恐慌、驚懼,心也慢慢平靜了下來,她想起了一段神的話:「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此時靜涵的心亮堂了:「是啊!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們每個人的命運、生死也在神的主宰擺佈中,任何人都掌管、主宰不了別人的命運。女兒的手術能不能成功不取決於醫生,她的命運更不在醫生的手中,她以後能不能站起來都由神說了算。」靜涵明白了,不管女兒的手術結果如何,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都是她該坦然面對的,她應該尋求神的心意,把一切交給神,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這才是最明智的。想到這兒,靜涵又有了信心,也有了面對現實的勇氣。
幾個小時後,手術室的門終於打開了,靜涵連忙跑去看心怡,心怡見到靜涵,虛弱地說了聲:「媽,我疼……」在心疼女兒的同時,靜涵瞬間明白了,女兒能有知覺是神給她最好的印證。那一刻,靜涵感受到了神的憐憫,流下了感恩的淚水。
之後,心怡的腰椎神經很快得到了恢復,也沒留下醫生說的後遺症。看到女兒的身體一天天好起來,靜涵從心裡發出了對神的感謝和讚美,她不由得想起自己看過的兩段神的話:「人因著信得著了許多東西,不一定得的是福氣,或得著大衛那樣的高興歡喜,或像摩西那樣有耶和華所賜的水,就如約伯那樣,他是因著信得著了耶和華的賜福,也得著了禍患。不管是得福,還是受禍,都是有福的事……」(摘自《征服工作的內幕(一)》)「你們要想被神成全,得學會在凡事上都會經歷,在臨到的事上都能得著開啟,每臨到一件事,不管是好事或壞事都能使你得益處,不能使你消極……」(摘自《對被成全之人的應許》)靜涵感到神的話說得太實在了,信神無論是得福還是受禍,的確都是福氣,就看人怎麼經歷、對待臨到的事。有些事在外表來看不是好事,但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只要我們在臨到的事上尋求真理,尋求神的心意,就能明白神的良苦用心,在經歷中對神產生真實的認識,看見自己的缺少與不足,而且神也藉此成全我們對神的信,使我們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就如約伯失去了家產和兒女,自己也渾身長瘡,但他在經歷苦難時能注重尋求神的心意,認識到賞賜的是神,收取的還是神,他對神有敬畏的心,不以口犯罪,無論臨到什麼樣的環境他都能稱頌神的名,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最終約伯為神站住了見證,得蒙神的稱許,從此再沒有撒但的攪擾、試探,成了自由的人。
揣摩到這兒,靜涵又想到女兒出車禍動手術的事,她看到自己對神的信心實在太小、太可憐了,臨到事不是憑著自己就是依靠周圍有利的人事物,對神沒有真實的信心。在靜涵最絕望、無助的時候,神用話語引導帶領她,使她對神的全能主宰有了點認識,也明白了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任何人都改變不了,她心裡才有了真實的信心。當靜涵真心順服神,把女兒交在神手中的時候,她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這些認識也算是在這次的事故中得來的意外收穫。此時的靜涵,從心裡由衷地對神發出讚美:感謝你,我的神!
一切榮耀歸於神!
摘自 《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

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三十多歲的她是如何度過更年期的

浙江省 曉娟
「誒,曉娟,一段時間沒見,你這氣色比以前好多了,看起來年輕了四五歲呀!」「可不是嘛,你現在皮膚也變白了,這麼好看了!」……大街上,我遇到了兩個熟人,聽到她們這樣說,我不由得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我清楚今天自己有這樣健康的身體,能快樂地活著,都是神的看顧保守。此時,我不由得想起自己患了更年期病的痛苦經歷……
確診更年期 我無法接受
我生完孩子後,因沒調養好身體落下了月子病,得了嚴重的關節炎,到處求醫問藥都治不好。2012年6月的一天,聽親戚說有種草藥能治關節炎,我就馬上吃了那種草藥。誰知三個月後,我就沒來月經了,我以為是懷孕了,就去醫院檢查,可醫生說我沒懷孕。於是我就到藥店買了調經的藥,吃了一個多月也不管用,接著我又到中醫院開了一個多月的中藥吃,但還是不見效。之後我的病情逐漸加重,記憶力開始下降,整天丟三落四的,我感覺全身發脹,有時脖子脹得就像要炸開似的,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站也不舒服,坐也不舒服,只好躺在床上,吃飯也沒胃口。那段時間,我的心情糟糕透了,特別煩躁、壓抑,皮膚也變得灰灰的,臉也皺皺巴巴的。一次,親戚見到我大吃一驚,說:「這才幾天沒見你,你怎麼一下子老那麼多,看著像四五十歲似的?」聽親戚這麼說我更難受了,只能自我安慰,可能是我身體有病導致的,等病好了,我就會恢復正常的。
可一段時間過去了,我的病依舊如此,我很擔心,於是我在2013年正月去了醫院檢查,醫生確診我得了更年期病。醫生問我吃過什麼藥,我就如實地告訴了醫生,醫生聽後說:「我見過的十幾個病人跟你一樣,都是吃這種草藥得的病。有個病人比你還年輕,可是我給她開了六個月的藥都沒治好,這病不好治啊!」聽到這個消息,我嚇得手腳發軟,路都走不了,感到就像天要塌下來一樣,腦子一片空白,心想:「我才三十多歲呀!怎麼會得這種病呢?還能不能治好啊?……」
回到家,我把自己鎖在房間裡,沒心思與家人說話,也吃不下飯,整天躺在床上不停地流淚。我實在不願接受這個現實,甚至有時還會猜想,會不會是那家醫院的機器壞了,檢查的不準呢?於是,我抱著僥倖的心理又去了人民醫院找專家看,可檢查結果是一樣的,我徹底絕望了。
無助的我 從神話語中找到依靠
此後,我每天都活在痛苦中,常常以淚洗面,心想:「這樣的事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呢?現在我比婆婆老得都快,以後還怎麼出門見人啊?」我越想越難受,真想一死了之,擺脫這種痛苦的生活。就在這時我突然想到了神,對啊!我怎麼不禱告依靠神呢?想到這兒,我彷彿抓到了救命稻草,馬上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好痛苦,我才三十來歲就得了更年期病,以後該怎麼生活啊?神啊!求你救救我……」
一天,張姊妹得知我病了,擔心我剛信神不久會消極軟弱就來看望我。張姊妹給我讀了幾段神的話:「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神的話語真甘甜!神話就是特效藥!羞辱魔鬼和撒但!摸著神話有依靠,神的話語速效救心!萬事皆無一切平安。」(摘自《第六篇說話》)「人有病或無病都有神的心意在其中,人得病時不明白神心意,就不知怎麼實行了,還以為是自己愚昧造成的,豈不知有神的美意在其中?凡有大的病痛臨到你,讓你生不如死,這絕不是偶然的事。」(根據神的交通)神的話帶著權柄能力,使我明白了人的生死福禍都由神掌握,我的病也在神的手中,沒有神的許可,哪怕就剩下一口氣我都不會死。這時,我有了些信心,心裡踏實了許多。同時我也認識到病痛突然臨到我,有神的許可也有神的美意,雖然我現在還不明白神的心意,但我不應埋怨神,應該多尋求神,把病交託在神手中,依靠神去經歷才對。可想想我這段時間的表現,臨到病痛不尋求摸神的心意,沒有學到功課,而是活在病痛中膽怯害怕,擔心自己的病能不能治好,治不好怎麼辦,為此消極絕望,甚至產生了想死的念頭,這不是愚昧嗎?我信神卻心中沒神,臨到事不依靠神、尋求神,這哪像個信神的人啊!
晚上,我難受得睡不著覺,就靠在床頭櫃上看神的話。我看到神的話說:「吃喝神話有果效了,靈生活能正常,不管遇到試煉,或臨到什麼環境,或你肉體有病痛,或弟兄姊妹疏遠你,或你家庭有難處時,你都能正常地吃喝、正常地禱告、正常過教會生活,你如果達到這地步,說明你進入正軌了。」(摘自《體貼神心意達到被成全》)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無論臨到什麼事,哪怕是病痛臨到,我都應該跟神有正常的關係,正常聚會、讀神的話,教會有什麼工作我盡力去做,至於病好不好、什麼時候好都由神說了算,我只管安下心來好好追求真理,把病交在神的手中,順服神的擺佈安排。
明白神的心意後,我感到身上有些勁了,就開始按神的話實行,一有空我就看神的話、禱告神,求神開啟我明白神的心意,教會有什麼工作我能做到的就盡力去做。不知不覺中,我之前疲憊的感覺緩解了許多,身體也有勁了。我想,看來我的病有救了,因此,我盡本分就更積極了。
神話語揭示我交易存心 我深感懊悔
一晃二十多天過去了,一天,我突然感到全身酸、脹、痛,軟弱無力,我癱軟在床上,不知不覺有些消極:「這段時間我積極盡本分,教會有事我從不推辭,本來感覺身體好些了,眼看這病有希望治好,今天怎麼又不行了呢?我這病是怎麼回事?怎麼還不好呢?我是不是還得找個大醫院看看呢,總有能治好我這病的地方吧?」但轉念一想:「兩個醫院的專家、醫生都說這病不好治,從來也沒有聽說哪位名醫能治好更年期病的。唉,看來我這病是沒治了!」此時我對神完全失去了信心,活在了病痛中,每天愁眉苦臉,越想越絕望,特別是看著窗外被風吹得左右搖擺著的枯草,又看看自己蒼老的臉,頓時覺得好淒涼、好悲慘。無助中,我跪在床上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我很痛苦,不知道我的病什麼時候能好起來,不知道該怎麼經歷這樣的環境,也順服不下來。神啊!求你帶領我、拯救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我發現,人無論臨到什麼事、對待什麼事總是維護自己的利益,顧慮自己的肉體,總為自己尋找理由、藉口,一點真理沒有,都是為自己肉體辯護,為自己前途打算,都向神索取恩典,什麼好處都想得。為什麼對神的要求太多呢?這就證明人的本性是貪婪的,人在神面前根本沒有一點理智,人所作的一切,無論是禱告還是交通、講道,總之,人的追求、人的心思、人所嚮往的都是在向神要求什麼、索取什麼,盼望從神得著什麼。」「你對神有要求本身就是沒有理智,你真信他,你真信他是神,那你就不敢對他提出要求,也沒有資格對他提出要求,無論是無理的還是有理的。如果你有真實的信,信他就是神,你只有敬拜、只有順服,別無選擇。」(摘自《人對神的要求太多》)神的話如同利劍把我內心深處的卑鄙存心揭露出來了。回想這段時間,外表上我積極地做著教會工作,好像對神有忠心,也有信心,可當我的病一直不見好轉時,我就灰心失望,甚至還消極軟弱,誤解、埋怨神,盡本分也沒勁了。我這才看到原來自己盡本分有很多的摻雜,都是為了得恩典,為了讓神給我醫治病痛,並不是甘心樂意地盡本分。神祝福我賜給我恩典時,我滿心歡喜,神試煉我給我苦難的環境時,我就對神生發怨言,我信神、盡本分的存心不就是在與神搞交易嗎?我的本性太自私卑鄙了!我們人是神造的,這口氣息也是神賜給的,神不僅供應我們肉體的所需,還賜給我們真理。作為受造之物,信神、敬拜神、順服神本是天經地義,盡自己力所能及的本分也是理所應當,可我一個受造之物竟向神講條件、提要求,這不是太沒良心理智了嗎?我這哪裡是在信神,分明是在利用神,這不是大逆不道嗎?我這樣的信不僅得不到神的稱許,反而會讓神厭憎!我越想越覺得自己信神沒把神當神待,無臉來到神面前。此時我才認識到,神許可這個病痛臨到我,是為了藉此顯明我錯謬的信神觀點,使我認識自己自私卑鄙的撒但本性,看到自己沒有絲毫的良心理智,不能做到沒有條件、沒有要求地來信神、跟隨神。感謝神帶領我明白了這些,我不願再利用神與神搞交易了。於是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不管我的病會不會好,我都願意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的愛!
順服神的擺佈 奇蹟出現
之後,我把自己的病交在神手中,常常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過教會生活,漸漸地,我的心情好起來了,臉上也有了笑容,不再像往日一樣整天憂心忡忡了。有時我還會為自己的病發愁,但能馬上意識到這是撒但利用我追求得福的錯誤觀點使我埋怨神、抵擋神,我不能上撒但的當再無理要求神了,我要在病痛中站住見證滿足神。於是,我就把心安靜在神面前讀神的話揣摩神的心意,並向神禱告立志:「神啊!我的病能不能好都在你手裡,你許可我的病好,我就會好,如果這病不好伴我終生,我也願順服下來不埋怨你。我願珍惜現在的寶貴光陰,追求真理變化自己的撒但性情,盡好本分滿足你!」就這樣,我一次次地向神禱告,憑著神的話識破撒但的詭計,不再受病痛的轄制了。
不久後的一天,我意外地發現我來月經了,那一刻我激動地哭了,一個勁兒地禱告感謝神對我的憐憫。我看到了神的全能宰,更體會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能力。神說:「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神話就是特效藥!羞辱魔鬼和撒但!摸著神話有依靠,神的話語速效救心!萬事皆無一切平安。」神的話太實際了!醫生都說更年期病治不好,而我只是在神的話中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扭轉了我與神搞交易的觀點,存著順服神的心經歷神的作工,就得到了神的醫治。從我被醫生確診為更年期病到病好這段時間裡,我看到神的奇妙作為,神真是太智慧、太全能了!這個病痛臨到雖不合我的觀念,但經歷過後我才看到都有神的美意。若不是這個病痛我就沒有機會經歷神的奇妙作為,更不會來到神面前禱告神、摸神心意,反省認識自己信神的卑鄙存心。神的智慧奇妙難測,神的愛隱藏在事情的背後呀!
感念神恩 立志盡好本分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的臉色慢慢地紅潤起來,記憶力也恢復了,眼睛也不花了,更奇妙的是,以往到哪兒都看不好的關節炎也好了,我整個人容光煥發,精神面貌也好了很多。我知道這都是神的祝福,我願意好好追求真理,達到真實地順服神、敬畏神,忠心盡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神!
摘自 《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命懸一線 誰來拯救

新疆省 新生
初夏的天陽光燦爛,各種樹木在陽光的照射下鬱鬱蔥蔥,微風一吹,樹葉輕輕搖曳,呈現著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然而,此時梅子的心情卻與這一切截然相反,她心中猶如布上了厚厚的烏雲,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這還得從頭說起……
梅子的兒媳婦馬上要生孩子了,梅子辭掉工作準備照顧兒媳婦和寶寶,可就在這節骨眼上,預料不到的事發生了。這天,梅子晚飯做得有點多,就讓兒子多吃了點。不一會兒工夫,兒子用手搓著肚子難受地說:「媽,我肚子脹得厲害,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梅子聽了,隨口就說:「哦,可能是晚飯吃多了,你出去遛遛彎兒,消化消化就好了。」可兒子遛完彎兒回來不但沒好,反而脹得更厲害了,吃了消食片也不起作用。
第三天下午,兒子肚子脹得實在受不了,就早早地關店門回家了。這時,梅子意識到兒子不是飯吃多了,肯定是得病了,就著急地催促兒子去醫院檢查。檢查後,醫生皺著眉頭說:「好像是長瘤子了,但還確定不了,你們最好還是到大醫院檢查一下。」梅子聽到這話,心裡不由得緊張起來:「怎麼會長瘤子呢?不可能吧!是不是檢查錯了?」想到這兒,梅子不禁憂心忡忡。
到了市裡最大的醫院檢查後,幾個醫生拿著片子小聲議論著:「這種病真罕見,還是第一次發現這種病例。」「是啊!年輕輕的怎麼會得這種病呢?這手術不好做啊!……」聽著醫生們的議論,梅子的心揪成了一團,急忙問醫生:「我兒子的病怎麼樣?嚴重嗎?」醫生說:「現在還沒確診,你們發現多長時間了?」梅子回答:「三天!」醫生說:「不可能,這病估計至少有一年時間了!」梅子心想:「一年時間?平時兒子飯吃多了肚子脹,但過後就好了,沒想到會這麼嚴重……」梅子越想越擔心、害怕,拖著沉重的腳步離開了醫院。
回家後,梅子雖安慰兒子、兒媳婦讓他們別擔心,但她心裡卻像壓著一塊大石頭,難受極了。深夜,梅子輾轉反側難以入眠,眼淚一個勁兒地流,心裡擔憂極了。痛苦中,梅子向神禱告:「神啊!兒子的病很嚴重,得趕緊住院治療,可兒媳婦馬上要生孩子了,事情都趕在了一起,這可怎麼辦呀?神啊!願你帶領引導我……」禱告後,一句神的話清晰地浮現在梅子的腦海裡:「千萬別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摘自《第六篇說話》)神話語的開啟引導使梅子清醒了過來,她心想:「兒子生病有神的心意,也有神的許可,我應該從神領受,尋求神的心意,相信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不管檢查結果怎麼樣,我得對神有一顆敬畏的心,順服神的宰安排,絕不能埋怨神。」
第二天醫生確診後,遺憾地對梅子說:「你兒子的病屬於惡性腫瘤,在腹部左上側部位,瘤子裡面長了五個小瘤子,已經把外皮頂得很薄了,恐怕手術不能做了。一旦手術失敗,人就沒命了,況且做手術要切掉身上的器官,就是手術成功了,估計也和廢人一樣,但這種病除了做手術,也沒有其他更好的治療方法,現在也只能先輸液觀察。」梅子一聽就傻眼了,脫口而出:「什麼?惡性腫瘤!」她雙腿一軟,差點跌坐在地上,「兒子才三十一歲,孫子馬上就要出生了,難道兒子連自己即將出生的孩子的面都見不上,就要……就要……」想到這兒,梅子的淚水奪眶而出,望著醫生苦苦地哀求:「醫生,我兒子才三十一歲,你們一定要想想辦法救救他啊……」醫生無奈地說:「我們盡力吧!」周圍的醫生看著梅子泣不成聲,嘆了口氣說:「真可惜……要不我們先把你兒子的病例發給專家,聽聽專家的建議,再看能不能做手術。」聽了醫生的話,梅子稍稍鬆了口氣,連連點頭說:「好……」
回家後,梅子懇切地向神禱告:「神啊!臨到這事有你的心意,可我身量實在太小,看著兒子病得這麼嚴重,我心裡很痛苦、軟弱。神啊!願你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靠著你得以剛強。」禱告後,梅子的心平靜了許多,她想到約伯受試煉時所說的話:「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記1:21)梅子想:約伯臨到撒但的試探時,失去了所有的家產與兒女,還渾身長毒瘡,這些事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難以承受的打擊,但約伯有敬畏神的心,他不埋怨神,也不以口犯罪,而是能從神領受,相信他的所有財產、兒女都是神賜給的,外表看是撒但的掠奪,但也有神的許可。因此約伯稱頌神的聖名,順服神的收取,甘願將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歸還給神。約伯對神的信心、順服與敬畏使他在撒但的試探中為神站住了見證,羞辱了撒但,蒙了神的稱許、祝福。藉著揣摩約伯的見證梅子認識到,她的一切包括兒子都是神賜給的,她享受著神賜給的這一切,卻不相信神的主宰,在臨到兒子得惡性腫瘤的事上,她看到自己對神的信心小得可憐,順服更是沒有,心裡沒有神的地位,還總想著依靠醫生,把希望都寄託在了醫生的身上,當醫生也治不了兒子的病時,便活在軟弱、痛苦中,這不是對神的悖逆嗎?真是太讓神傷心了。認識到這兒,梅子暗暗給自己鼓勁兒:「以往我沒有滿足神的心意,這次絕不埋怨神,得對神有信心,為神站住見證。兒子本是神所賜,他的命運也在神的手中,我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把兒子交給神。」於是,梅子再次向神禱告:「神啊!我願把兒子的命交在你手裡,是生是死我都願順服你的主宰安排……」禱告完,梅子心裡踏實了許多,心中的壓抑感也在慢慢減輕,她感到神就是她堅強有力的依靠。接下來的幾天裡,醫生幾乎天天找梅子說兒子的病情,梅子不像剛開始那麼軟弱了,她願意坦然面對臨到的一切。
一天,醫生又找梅子談話,說:「你兒子的病太罕見了,還是惡性腫瘤,手術能否成功我們沒有把握,你們還是做好心理準備。」聽醫生這口氣,梅子不禁在想:「看來兒子真的沒救了,他還這麼年輕,真有什麼三長兩短,那不就是白髮人送黑髮人嗎?」此時,絕望、無助一起向梅子襲來,她的淚水再次流了出來,她恍恍惚惚地走回了家,躲在角落裡偷偷地哭了很久……後來,梅子想起神的話說:「因為人的一切都是由神來掌管,人或死或活是由神來決定的,撒但沒有這個資格。」(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人的一切從造物主而來,也必將在不久的一天歸還給造物主;這樣的人也明白了人的生是造物主的安排,人的死是造物主的主宰,無論生還是死都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命定。」(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神的話帶著權柄、能力,使梅子的心豁然開朗,「是啊!人的一切包括生死都由神掌管、安排,兒子是死是活,他的病能不能好轉都由神說了算,也只有造物的主有這樣的權柄,醫生只是一個受造之物,他決定不了人的生死。」梅子不由得想到以往聽弟兄姊妹談的經歷,有的人身患重病,醫生都說沒救了,甚至家人連後事都給準備好了,可當他順服下來,願意把自己的生死完全交託給神時,卻奇蹟般地活了下來,後來還力所能及地盡上了自己的本分。梅子又想到世上那些有權有勢的人,誰又能逃脫病痛和死亡呢?人的生死更不是人自己能決定的:有些人千方百計使自己長命百歲,卻不知不覺離開了人世;有些人一心求死卻總也死不了;有些人弱不經風卻能長壽……這樣的事有很多。從這些事實中梅子看到,人的生死確實由神掌握,人誰也改變不了。這時,梅子俯伏在地再次向神獻上禱告,願把兒子完全交給神,讓神來主宰安排,不管兒子的病情是好是壞,手術能不能成功,都讚美神的公義,稱頌神的聖名。
沒想到當梅子把兒子的生死完全交給神時,事情有了轉機。早晨醫生來找梅子,高興地說:「專家發來信息,經鑑定你兒子腹中的瘤子轉為良性了,這可真是奇蹟啊!我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病例。這回你兒子可以做手術了,專家讓我們先做個穿刺,把瘤子裡面的積水抽出來,等專家來了再做手術。」聽著醫生的話,梅子激動得熱淚盈眶,她從心裡感謝神的恩待,她也真真切切地看到了神主宰、掌管一切。這時梅子想起一段神的話說:「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神的話太實際了!從這次的經歷中,梅子真實看到了不管是有生命的還是沒有生命的東西,都在神的掌管之中,腫瘤竟然能從惡性轉為良性,真是不可思議!兒子的病情將會怎樣,也都在隨著神的意念轉動、變化,神的作為太奇妙了!神擺設這樣的環境就是為了成全梅子對神的信心,使她對神有真實的認識,梅子激動不已,不住地感謝讚美神的全能!
做完穿刺後,兒子的飯量慢慢加大了,氣色也好了一些,兒媳婦也正好生完了孩子,梅子一邊要照顧孩子,一邊要準備錢給兒子做手術。可梅子想到兒子結婚時買房、買車已經花光了家裡的積蓄,現在手術費、住院醫療費,還有請專家的費用加起來最起碼得十幾萬,到哪兒去湊這筆錢啊!梅子感到壓力很大。錢還沒籌到,醫生就打來電話說專家來了,催梅子第二天去交款給兒子做手術。因錢一時沒有湊齊,專家等不了就走了。梅子雖有些失落,但她一直都在禱告依靠神,她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擺佈,她願意靜候神的安排。
令梅子沒想到的是,幾天後奇蹟出現了!梅子從外面回來驚奇地發現兒子竟然推著孫子在外面溜達,梅子清楚地意識到這是神的大能,兒子的病情好轉都是神的奇妙作為。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兒子的身體恢復得跟正常人一樣,沒多久竟然和他朋友合夥開店修手機去了。直到現在一年零八個多月了,兒子一直在外打工賺錢,身體再沒有什麼異常狀況,氣色也越來越好了。
兒子的康復使梅子想到神的話說:「神的掌管、神的主宰超過人的想像,超過人的知識範圍,也超過人能理解的範圍,超出了人的科學所能達到的,都是受造人類的能力無法達到的。」(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從這次經歷中,梅子深深地感受到神的權柄、主宰超過一切,也戰勝一切,人的生死禍福都在神的手中。兒子的病那麼嚴重,在最好的醫院裡做手術,成功的機率也是微乎其微,並且醫生還說即使手術成功兒子恐怕也和廢人一樣。但梅子沒想到的是,當她真心把兒子交託給神,願意順服神對兒子的主宰安排時,兒子沒做手術病卻奇蹟般地好了,並能正常地生活、工作了,這真是神的極大恩待啊!同時梅子也真實地體會到,在生死關頭,身邊一切的人事物都是那麼的微不足道,那麼的渺小,縱使現在的醫學很發達,醫生的醫術很精湛,但也改變不了人的生死。唯有神才是人真實的依靠和拯救,只有依靠神、仰望神,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才是最明智的選擇,除此之外,別無生路。此時,梅子早已淚流滿面,心中對神感激不盡,由衷地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
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的神!
摘自 「我如何歸向全能神」